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十五章 有关于裂能的问题免费阅读

第十五章 有关于裂能的问题
    苏乐有些拘谨的点点头,自从他知道是白倩兰主张放了他之后他对白倩兰就有些感激。

    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但只要能让苏乐从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出来,苏乐就感恩戴德了。

    “坐。”

    白倩兰指了一下苏乐面前的沙发笑道。

    “图图的性格有些古怪,你别和它一般见识。”白倩兰道,她一边说一边走到酒架旁边。

    “图图?”

    苏乐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说的是刚刚带他过来的智械。

    “没事儿。”苏乐笑着应道,他这时才发现那个智械好像没进来。

    “它呢?它怎么不进来?”苏乐问道。

    “你说图图?”

    白倩兰拿了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边走边说:

    “它很忙,有许多事情要做。”

    她走到苏乐对面坐下,给苏乐倒了杯酒笑道:“我这里没有饮料,我也不爱喝茶,只有酒,你将就一下吧。”

    苏乐连忙接过酒杯称谢。

    “很忙?它需要忙什么?”苏乐随口问道:“刚刚在门口的时候许多学生看到它好像很害怕?”

    白倩兰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抿嘴笑道:“图图是国鑫大学总教导主任,所以学生们比较怕它。”

    “噢~”

    教导主任啊,那就不奇怪了,想起图图对自己爱答不理的模样,苏乐也就释然了。

    教导主任嘛,是该有点架子的。

    他惊讶的是自己现在对智械做教导主任居然不惊讶了,可能是见怪不怪了吧。

    见多了那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总会免疫的。

    白倩兰品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眼睛却盯着苏乐的表情。

    苏乐见她看自己,也赶紧拿起杯子喝了一口,不料这酒比他想象中的要烈,呛的他连连咳嗽。

    “怎么了?”

    白倩兰惊愕的看着他:“你不会喝酒啊?”

    苏乐脸色通红的摆了摆手,然后竖起一根食指:

    “第一次!”

    他一直以为红酒都和葡萄汁儿一个味儿的,没想到这么烈。

    白倩兰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酒瓶:“即便是第一次也不该吧,这酒才十几度啊。”

    苏乐还没从那个劲里缓过来,就没回答她的话。

    白倩兰好笑地看着他,起身去给他接了杯开水递给他。

    苏乐接过水一饮而尽,温热的水流进入喉管他这才舒服了些,他是一个只抽烟不喝酒的人,上辈子这辈子都是第一次,没想到还出了丑。

    白倩兰看着苏乐满脸通红的样子笑道:“说吧,来找我什么事儿?”

    苏乐这才想起来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我想知道有关于裂能方面的问题。”苏乐问道。

    白倩兰点点头:“具体哪方面呢?”

    苏乐思考了一下:“全方面,我虽然是一个裂能者,但是我一点都不了解裂能。”

    白倩兰想了想:“那就从头开始说吧。”

    她在自己的手环上点了一下,整个房间的环境暗了下来,然后办公桌上的智仪忽然投影出了一个地球的全息投影。

    “这是八十年前的地球,也就是公元2020年。”白倩兰指着这个蔚蓝色的球体道。

    “然后,在2020年的某一天,一个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搞清楚的原因,全球爆发了黑潮灾难!”

    地球投影忽然被黑色覆盖。

    “被黑潮吞噬的所有生物纷纷被感染,腐化,变成了怪物,也就是被我们称为异种的东西。”

    她在地球投影边上放出了许多异种的图片,各式各样的异种,形状模样千奇百怪,但无一例外的都很恶心,恐怖,看上去令人不适。

    “开始我们节节败退,生存空间被压缩,被迫建立起了高达百米的城墙和穹顶来苟延残喘。”

    她看着苏乐认真道:“我们曾一度*到了灭种的地步。”

    “但就在这时,一个人的出现给了全球人信心。”

    她投影出了一个男人的影像。

    “亚当.博马!”

    正是教学楼门口的那个雕塑的男人。

    “他是第一位裂能者,也正是因为他的出现让全球对待异种的方式都有了新思路。”

    苏乐在一旁听得非常认真,生怕错过一点东西。

    “亚当是一个差点被吞噬的人,但所幸他被救了出来,后来他的双耳听力变得非常发达,并且速度也非常的快。”

    “所以我们在想是不是潮气产生的作用。”

    白倩兰此时投影出一副人体解析图。

    “我们尝试着将潮气注入人体,一开始的效果可想而知,无一例外都被腐化成了异种。”

    “后来我们尝试着中和它,并提取了潮气中致人变异的关键物质,这才有了今天的裂能者。”

    苏乐听得入神,他有个问题:“那你们怎么决定每个人会获得哪种裂能呢?”

    白倩兰赞许地看了他一眼:“问得好,但我没办法回答你。”

    “为什么?”

    “因为直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每个人在成为裂能者时会获得哪种裂能,我们只是给每种裂能分了类而已,并不能决定他们获得哪种裂能。”白倩兰的表情有些无奈。

    “我们观察了每一个裂能者,但是对此还是一无所获。”

    白倩兰道:“但有一个假想,是现在比较主流的说法。”

    “什么假想?”苏乐问道。

    “据说个人能获得什么裂能完全取决于这个人在升华的过程中他大脑所想的东西,也和他身体上的某些特长有关系。”

    苏乐听罢灵机一动道:“那要是按照这种说法,裂能的获得就是可控制的咯?你们没有实验过吗?”

    白倩兰摇摇头:“当然实验过,但是都失败了,志愿者的回答是当时脑海里面一片空白,记不起自己想的什么了。”

    苏乐舔了舔嘴唇道:“那有没有可能是潜意识的想法呢?”

    白倩兰听罢沉吟一阵道:“有可能,但如果是潜意识里的想法的话,就需要从小培养,不停给她潜移默化一些东西,然后再让他升华。”

    她说完眼睛一亮:“你很有天赋嘛,有没有兴趣搞科研啊?”

    苏乐连连摆手:“别别别,我就随便一说。”

    白倩兰也只是开个玩笑,她太了解苏乐的履历了,这个只上过几天学的人要来搞科研的话就是在折磨自己。

    “我观察每个裂能者在升......升华之后身体都发生了变化,但我好像没什么不同。”苏乐还是对升华这个词说不习惯。

    “你当然也有!”

    白倩兰在手环上点了几下,两个人脑图被投影出来。

    “这是你的大脑扫描图,这是普通人的大脑,你对比一下看看哪里有问题。”白倩兰指着其中一个道。

    苏乐看着眼前这两个由蓝色网格构成的大脑,比几十年前的ct要清晰的多得多。

    但他听白倩兰的话总感觉不对劲。

    “首先,我脑子没问题,其次,那个地方为什么这么大?”苏乐指着自己的脑图道。

    他的大脑的后方位置,有一个部分很大,比正常人的大出很多。

    “你发现啦?”

    白倩兰笑吟吟道:“这个位置是小脑,你的小脑要比普通人发达非常多,这可能和你是精神系裂能者有关系,通常我们认为小脑只是掌管身体平衡等一些方面,但你的小脑明显异于常人,又鉴于你是精神系裂能者,我们只能把两者联系到一起。”

    苏乐歪了歪头没太理解她的意思:“所以,你们的结论是什么?”

    白倩兰耸耸肩:“结论就是,没结论,毕竟精神系裂能者你是第一个,是个新课题,还需要研究。”

    “好吧。”苏乐遗憾道。

    他犹豫了一下,有什么话想问但是又再考虑。

    “怎么了?”白倩兰看出了他的犹豫。

    “我想问一下。”

    苏乐犹豫道:

    “有没有可能,一个人有两种裂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