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九章 臭娘们儿免费阅读

第九章 臭娘们儿
    走入巨蛋建筑,通过两层电子扫描门,苏乐成功踏入了内部。

    巨蛋内部空间非常大,科技感十足,无数小型人工智能飞来飞去,一张巨型银幕挂在大门正对着的地方,一进门就能看见,银幕上播放着今日要报,实时新闻和各个部门的今日工作等,偶尔还会播放广告。

    建筑内一条巨大的螺旋式的楼梯环绕而上,直通楼顶,每一层都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每个工作人员或是抱着文件有说有笑或是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但无一例外都是脚步匆匆。

    这里的工作节奏非常快。

    苏乐跟着刘蜻蜓走进建筑,路过的人纷纷对她点头致敬,刘蜻蜓则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让人没法心生好感。

    “你挺有人气的。”

    苏乐跟在她后面,看着来来往往的人都对她眼含敬意,这种敬意能看出来是源于内心。

    “人气?”

    刘蜻蜓楞了一下,旋即斜了一眼苏乐:

    “这是和尊重。”

    苏乐没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只得点点头不再言语,跟着她走到了一楼中央的一排升降台旁。

    刘蜻蜓选了一个站上去,然后静静的看着苏乐。

    苏乐会意,也是一跃而上。

    这个升降台站两个人刚好,并不拥挤,两人间有个二十厘米左右的距离。

    苏乐鼻翼抽动了一下,他闻到了刘蜻蜓身上传来的淡淡甜香,有点像巧克力味儿,非常好闻。

    你用巧克力味儿的是不是有点违和啊?

    苏乐心想到,他瞄了一眼刘蜻蜓的脸,溢出的寒气能把人冻死。

    刘蜻蜓并未察觉,她低下头对着脚底下*状的升降台吩咐道:

    “二十八楼。”

    升降台竟也是个人工智能,它娇声应道:

    “好嘞!”

    听这声音是个*?

    哪个丧尽天良的这么恶趣味?

    “你们有这东西,那建个楼梯干什么?”苏乐指着那贯穿整座建筑的悬空楼梯不解的问道。

    “装饰。”

    刘蜻蜓的回答非常简洁,听得苏乐一脸黑线,想想下城的困苦人民,再看看这里的奢华装潢。

    何不食肉糜啊!

    升降台缓缓浮起,然后载着两人逐渐升高,速度并不快,但是在苏乐看来还是有点危险。

    苏乐是精神系裂能者,并不是肉体系的,他觉得自己要是从二十八楼掉下去应该还是会去见上帝。

    就是不知道这世界的上帝有没有被腐化......

    苏乐赶紧往刘蜻蜓身边靠了靠。

    刘蜻蜓立刻转头看向他,杀意十足的眼神从他脸上一直移到两人接触的地方,然后目光极其危险地看着他。

    苏乐见状毫不畏惧,一脸正气地指了指升降台下越来越远的地面,义正言辞道:

    “我恐高!”

    刘蜻蜓先是寒着脸点点头,然后脚尖轻轻点了下升降台道:

    “快点!”

    升降台瞬间提速,霎时就到达了二十八楼,缓缓靠岸停下。

    刘蜻蜓下了升降台,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留给后面咬牙切齿的苏乐一个潇洒的背影。

    “臭娘们儿......”

    跪伏在浮台上的苏乐牙齿咬的咯嘣响。

    别的楼层都是熙来攘往,只有这一层非常冷清,诺大的楼层里房间无数却没有一个人,走廊上传来的只有他俩的脚步声。

    两人走到一处会议室,刘蜻蜓推开门。

    顿时一阵嘈杂的声音传出,嬉闹声,聊天声,还有骂人的污言秽语不绝于耳,听得苏乐直皱眉。

    不过刘蜻蜓没什么反应,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推门而入,苏乐则是在门口等候。

    他往里面稍微一探头,里面的景象登时让他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房间里一张长方形银色会议桌,桌边坐着几个人,每一个都穿着制式相同的黑色紧身衣,他们体型各不相同,气质也是各有特色,此时都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在刘蜻蜓进门的一瞬间,会议室里立刻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她。

    “队长!”

    刘蜻蜓点点头,走到首位上坐下,对着门口探头探脑的苏乐招招手:

    “进来。”

    众人的目光又转移到了苏乐身上。

    苏乐定了定心神,坦荡的走进会议室,走到桌尾处唯一剩下的一张椅子边坐下。

    “苏乐。”

    刘蜻蜓指着苏乐看着众人道:

    “我们的新队员。”

    说着她面前的智仪投影出苏乐的能力资料和个人信息,只是在出生地和履历那一栏是空白的。

    说罢她又看向苏乐:“这些,都是我们第六区裂能者五队的队员,也是你今后的队友。”她的手指在众人身上环绕一下,给苏乐说明情况。

    在黑潮发生之后的大约十年,人类发现潮气这种东西并不是不能控制,于是集全球之力,在无数科学家的努力下他们终于从潮气中提取出了潮气精华。

    这是一种可以让人获得能力的同时又不使其腐化的东西。

    但它也不是完美无缺的,他有两个很严重的缺陷,一个是受体的能力并不受控制,他能获得什么能力主要取决于他的基因、体质、甚至性格都会影响他的能力种类。

    第二个就是这种精华并不稳定,他只有一半的概率能成功,只要失败你就会变得和废土之上的异种没有任何区别。

    为此,各国又自己建立了各自的研究院来提升概率,南烬联邦国的克尔米亚研究院顺势而生,他们研究出来的基因药物可以使受体在改造过程中提升百分之十五左右的成功率!

    尽管加在一起也只有百分之六十五的几率,但依旧是个让人沸腾的消息,国会立刻下令量产新战士来对抗异种入侵,全球议会也给新战士取了新名称。

    “裂能者!”

    寓意裂变之能。

    他们还按照能力的破坏力,潜力,可控力等等给所有裂能做了一个评级,从最低的d级到最高的a级,苏乐也是被白倩兰评级为a级裂能者。

    可是在各国做着量产裂能者来抵抗异种大军,甚至*的美梦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他们幻想破灭!

    各国陆续开始发现只经历过一次改造的裂能者,他们的能力非常不稳定,无法对敌不说还常常伤到自己,并且他们在寿命,精神,思维上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只有通过多次注射药物才能使他们的能力还有其他方面都趋于稳定。

    之后南烬联邦国的裂能研究院制定了计划,注射一共有五期,每一次的注射都会让人痛苦不堪,无数扛过了第一次的裂能者却倒在了第二次,熬下来的寥寥数人也极少能在第三次注射下扛过去。

    在三期注射后,裂能者的能力和情绪思维就已经趋于稳定,可以进行作战,后两期只是为了巩固和提升效果。

    所以能加入裂能者队伍的都是经历过三次注射的。

    刘蜻蜓看着坐在末尾沉默不语的苏乐,她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严肃道:“我知道你很好奇,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苏乐扶了扶眼镜,目光如炬地看着她,等待下文。

    “前段时间,在一次护送任务的时候,我们牺牲了一位队友,一个控场系裂能者。”刘蜻蜓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苏乐还是看出了她眼神中隐藏着的些许悲伤。

    说到这里,会议室里的众人也都没了心情嬉皮笑脸,悲伤的气氛弥漫,氛围有点压抑。

    “他牺牲之后,位置必须有人顶替。”

    “但是控场系的裂能者一向都很稀缺,即便是在主城雾都也是凤毛麟角,羊城的所有实验受体里更是没有一个控场系的裂能者能扛过第三期注射,无奈之下我们只能选择替代品。”

    说到此处,她拿起面前的水杯轻呷一口润嗓。

    苏乐看到她握住水杯的手有些颤抖,应该是还没从队友牺牲的悲伤中走出来,脸上的平静不过是心理素质的体现罢了。

    “所以......”

    苏乐踌躇了一下:“你们就选择了我?”

    刘蜻蜓放下水杯点点头。

    “可是我毕竟只经历过两次注射,第二次还是几天前才进行的。”苏乐不解道。

    “你不用怀疑自己,你对于药物的接受力很好,就表现来说你也是最稳定的,妄自菲薄没什么好处。”刘蜻蜓摆摆手道。

    “还有,选择你不是我的主意,是白主任的决定,你出狱也是她来操作的,不然你现在还在那个几平米的小监室里呆着呢。”刘蜻蜓看着苏乐认真道:

    “她很看好你,别让她失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