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七章 星星圣火可以燎原免费阅读

第七章 星星圣火可以燎原
    “你,你放过我!”

    林霄被庞大的念力压制的动弹不得,趴在地上四肢全部陷入土里,脸上的鳞片微张,汗液沿颊而下,分不清是水色还是黑色。

    就连因为畸变而拱起的脊背都被强行压平!

    “我放过你......”

    苏乐神情恍惚了一下。

    林霄身上的压力骤减,它楞了一下赶紧爬起来冲向门外,重新跑到密道出口!

    苏乐看了一眼房间中央的那窝崽子,即便是这么大的动静它们依旧没醒,还在紧闭双眼熟睡。

    “唉,我放过你......”

    苏乐看着又在疯狂攻击念力壁的林霄,叹了口气:

    “谁放过我啊?”

    苏乐伸出手对着林霄轻轻往回一扯,林霄整具身体顿时像泄气了一般又被拖了回来。

    它认命的趴在房间里,趴在它的崽子身边,绝望地看着苏乐。

    “我很好奇。”

    苏乐抽了口烟,然后悠然的把雾气喷在林霄脸上。

    “你既然能繁殖,那你现在算是雄性呢还是雌性呢?”

    林霄楞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苏乐会问出这种问题,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

    “你到底是个什么怪物!“林霄不再抱希望,它咬着牙寒声问道。

    “怪物?”苏乐失笑,摇了摇头。

    “我可不是怪物,我是人,无论怎么看,你都更像怪物吧!”

    “我不记得档案里有你这么奇怪能力的家伙!”林霄追问道。

    苏乐没有回答它的问题,慢慢抽完最后一口烟,看着眼前神情萎靡的林霄,淡淡道:

    “行了,我该送你上路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是从那里来的!你不是人!你是怪物!”林霄仿佛想到了什么,发疯似的大喊着!

    而在苏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它却突然挣脱了苏乐的控制!猛然发难!

    “吼!”

    它后肢紧绷发力,两个前肢宛如两把利刃直插苏乐面部,脸上带着嗜血的疯狂神色,怒吼间势要一击必杀!

    苏乐错愕了一瞬,不过就在林霄的利爪距离他面部仅剩十几厘米的时候。

    它停住了。

    身体还保持着冲击的姿势,凝固在半空中。

    “假烟害人啊。”

    苏乐嫌弃的摆弄了一下手里的烟头,刚刚最后一口的时候居然让他有点上头,于是就稍稍放松了对林霄的禁锢。

    他屈指轻轻一弹,指间的烟头突然射出,宛如一颗子弹般凌厉,直冲林霄额头!

    “不!”

    林霄眼睁睁地看着那烟头,不甘的怒吼一声,但却无能为力,整个身体完全无法移动,只能等待死亡的来临。

    “噗!”

    烟头如同刺破豆腐般轻易的射穿了林霄的头颅,从后脑勺的位置穿出,带着殷红的鲜血和几滴白浆。

    林霄也在烟头进脑的一瞬间就萎了下去,瞳孔瞬间放大,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了几下,不过因为苏乐并没有解除禁锢,所以它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

    “星星圣火可以燎原!”

    林霄突然惨笑一声,表情狰狞道:“当这整片大地都化为灰烬之时,你我都将迎埃重生!”

    完这句话便彻底断了气。

    “什么玩意儿?”

    苏乐皱眉道,他没太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圣火?奥运会?八十年后还有心情搞这玩意儿吗?”

    苏乐嗤笑一声。

    不过事情已经办完了,他也懒得再节外生枝,便收回了精神力。

    林霄的身体“噗通”一声轰然落地,抽搐了两下后便再无动静。

    苏乐站起来踢了他两脚,为了避免阴沟翻车又把烟头召回来再在它脑袋上穿刺了几次,确保死的不能再死了。

    苏乐按了一下手环,然后把它放到嘴边说道:

    “任务完成!”

    说罢他又把手环对准林霄的尸体,又按了一下。

    拍照。

    做完一切后手环闪烁起来,传来一条讯息,苏乐点开一看。

    “收到,立刻返回第六区复命!”

    苏乐放下手,看着中间那窝已经醒来的崽子。

    四五个小东西睁着眼,惊恐的看着死去的林霄,又怨毒的看向苏乐,身体微微颤抖,抱团在一起。

    苏乐很不喜欢这种目光,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个坏蛋。

    但既然已经被这么看了,就只能坏人做到底了。

    手指挥舞间,烟头来回穿梭。

    瞬息的功夫,几个幼体便也躺倒在地没了呼吸。

    苏乐从口袋里取出一个指甲盖大的小方块儿,轻轻捏了一下丢出去,方块抖动一下忽然变大,变成个棺材似的长条形黑色箱子横在房间里。

    苏乐凝视着林霄的尸体,用精神力把它托起来缓缓放到箱子里,再把剩下几个幼体也托起来扔进去。

    他走到箱子旁拍了几下,箱子骤然变小,恢复成了原来指甲盖那么大,自动飞到苏乐手上。

    苏乐在手环上轻轻点了几下,手环立刻射出一张蓝色虚网包裹住小方块,一点一点把它淡化然后传送到别处。

    做完一切,苏乐轻轻喘了口气,看着一地的血污和未被它们啃食完的尸体,苏乐用稻草盖了盖,但是效果总是不好,遮头不遮腚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有点烦躁,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怒火怎么都压不下去。

    索性也就不再管这些尸体,有善后的人也用不着他操心,他便走出了密室。

    重新回到院子里,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后他舒服了不少,看着周围的环境,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苏乐走到门口,轻轻关好门,把墙上和门上的透明黏液去除后,压了压帽檐转身走进巷子里,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我说过他会成功的,对吗?”

    白倩兰坐在会议桌前看着桌子上苏乐的投影,此时他正在黑暗的巷子里穿梭奔跑,后颈里的芯片可以投影出苏乐的第一视角!

    “嗯。”

    那个叫蜻蜓的女人坐在她身边轻轻应了一声,也同样在看着投影里的正在奔跑的苏乐。

    “该兑现承诺咯。

    ”白倩兰妩媚一笑,看着坐在对面的黑衣男子:“早上打的赌不会晚上就忘了吧?”

    她放下手里的杯子,笑吟吟的撑着头看着他,修剪圆润的指甲上涂抹着鲜艳的红色指甲油,正在自己吹弹可破的脸颊上轻轻摩挲着。

    男子冷哼一声:“答应的事儿我肯定会做到,他的对接监管权给你就是。”

    “只是我很好奇,他这种战斗力,在训练场里为什么不使用?”

    白倩兰思索了一下,不确定地说:“应该是怕伤到人吧,或者说是他对自己的能力掌控的并不到位?”

    “不可能!”

    男子立刻否定道,通过刚刚苏乐的行动来看,他不说对自己的能力了如指掌,但最起码能做到收放自如。

    控制自己的能力不伤到人应该对他来说不难。

    白倩兰挑挑眉耸了耸香肩,一脸无辜地看着他,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他并没有拿出十年前的那个东西,不能确定是不是在他身上。”

    美妇看着动如脱兔的苏乐凝重道。

    她说罢,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凝固。

    看到如此反应,这个虎背熊腰的男子直接起身走了出去,留下会议室里剩余几个看热闹的人面面相觑。

    白倩兰对愤然离席的男子一点都不生气,笑眯眯的对着这几个昨天质疑她的人问道:“诸位还有事儿吗?”

    几人尬笑两声摆摆手也走了出去。

    诺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白倩兰和名叫蜻蜓的黑衣女子。

    白倩兰走到窗边背对着她看着窗外的景色,语调轻柔的问道:

    “你能降住他吗?”

    窗外景色秀美,山清水秀假山林立,是绕城上为数不多能看到秀美风景的地方。

    “白主任......”

    黑衣女子也站起来走到白倩兰身后,迟疑道:“我认为,这种新裂能者,放在军队里不如在实验室里的作用更大。”

    白倩兰摇摇头:“我已经把他的所有数据都研究的差不多了,但训练场和战场终究不一样,我需要更全面的数据。”

    白倩兰眯了眯眼:

    “我总感觉,他还藏着些什么......”

    黑衣女子颔首,若有所思的问道:“是刚刚齐主任说的那个什么十年前的东西?那究竟是什么?”

    白倩兰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她。

    “行了,去吧,他就交给你了。”白倩兰负手眺望窗外语气突然轻快。

    “注意安全,别让他死了。”她吩咐道。

    黑衣女子想起了苏乐执行任务的过程,觉得白倩兰有点多虑了。

    白倩兰虽然没转过来,但是仿佛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轻笑道: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嘛,小心为上。”

    黑衣女子点点头,敬了个礼后退了出去。

    白倩兰在她退出去后,心里一点一点开始波动,原本摊平的手也紧紧攥了起来。

    “你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白倩兰转身看着投影里还没跑出巷子的苏乐,眼神坚定的自言自语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