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六章 还不是要面对我免费阅读

第六章 还不是要面对我
    “齿鸣道到了!”

    苏乐从电车站出来,此时已是傍晚。

    他是从绕城基柱内部乘坐升降台下来的,不用再去和集装箱挤一块。

    下了电车后,他看着眼前这熟悉又陌生的地域微微有些失神。

    齿鸣道在他进监狱的时候还只是一片废墟,杂草丛生野狗嘶鸣的地方,可现在居然也成了住宅区,尽管也是个贫民窟,但是有人的聚集就会给一片地方带来活力。

    而苏乐现在看着这片新生的活力,略微有些不适应。

    苏乐举目四望,夜色下百米高的巍峨城墙仿佛近在眼前,擎天巨柱上盘绕的机械绕城依旧繁华,灯红酒绿的让人眼花缭乱,和眼下自己身边的污秽市井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他低头看看自己,一件黑色皮夹克搭配一条黑色牛仔裤,一顶黑色棒球帽遮住了他长长的刘海,让本来人畜无害的苏乐现在看上去竟有些冷酷。

    他敲了敲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这是配发的战术目镜,外形方面苏乐有改变,方便他第一时间获取数据。

    很快,一串数据就出现在了他的镜片上。

    林霄,编号c八八二七,原第六区克尔米亚研究院,基因改良科研究员......

    一张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镜片上,这是他在腐化前的样貌。

    消瘦的脸颊之上油光水滑的背头被打理的一丝不苟,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嘴边隐约还能看到几根胡子茬,是个很容易让人亲近的大叔。

    又一张照片出现在镜片上,是林霄腐化后的恐怖模样,即便苏乐已经看过一次了,但依旧还是觉得很恶心,尤其两张照片放在一起,对比之后的冲击力很强。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人。

    苏乐沿着镜片上显示出的导航路线,顺着宽阔的大陆走了约莫十几分钟,穿过一片林带后,走进了昏暗泥泞的巷道。

    底层人民总是睡的很早,没有上层社会那么丰富的夜生活,回家摇床板儿成了唯一的乐趣。

    这片贫民区也是由许多破落的建筑和筒子楼组成的,所有的贫民区总是千篇一律,夜幕降临后黑暗笼罩着这里,家家户户亮起的昏黄灯光为巷道带来了一丝光明。

    苏乐顺着蜿蜒复杂的巷道走了十来分钟,终于走到了这片地区的中心位置,一户小院儿前。

    青色的围墙只有一人高,上面铺着些许铁渣利屑,透过缝隙能看到院内占地挺大,还有一块儿小菜地,种着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新型蔬菜,主房边上不远还有个工具房,门口放着两把农具。

    在齿鸣道这个贫民窟,拥有小院带房子的人绝对算是富裕人家了。

    苏乐没有走正门,也没有翻墙,一个逃了几个月都没被抓住的人不可能连这点戒心和防范都没有。

    他左右看了看,看到了地上的下水道井盖。

    苏乐心念一动,盯着井盖瞳孔微微一缩。

    井盖缓缓悬浮起来,晃晃悠悠的朝着苏乐飞过来。

    苏乐登上井盖,让它托着自己悬浮了约莫五六米高,朝院子里飘过去。

    井盖冉冉降落在主房门口,苏乐走下来心念一动,井盖又飞出去回归原处。

    他在院子里看了看,空无一人,不过按照地上的脚印来看,应该是刚出去不久,而且走的很急,有些稀稀拉拉的水迹都还没干。

    他随意观察了一下,看到离自己十米远的工具房门虚掩着并没有锁。

    苏乐手指点了点工具房,房门自动敞开,房内灯光也被打亮。

    一些杂物和麻袋,还有几把农具,没什么特别的,看上去就像普通的农户人家。

    苏乐对着那几个鼓鼓囊囊的麻袋勾了勾手指,麻袋便晃晃悠悠的漂浮过来。

    一共三个麻袋,每个能有人高,苏乐伸手摸上去,里面装着许多形状各异的物体,手感很不好,有些硌手。

    苏乐轻轻嗅了一下,隐隐有血腥味从里面传出,味道很淡,即便站的这么近也很难察觉。

    苏乐大概猜到里面是什么了,两下打开了其中一个麻袋。

    一堆森森白骨!形状各异什么生物的都有,还有些看上去不像正常生物的骨头,骨刺骨翼等等,应该是异种的。

    被腐化的异种需要补充能量来维持体力和进一步腐化,猎食是必不可少的。

    苏乐摸了摸鼻子,把麻袋系好挥挥手,三个麻袋又晃晃悠悠的飘回原处。

    来之前有人给他透了底,所以心里也不惊讶,就是有点恶心罢了。

    异种吃人,吃牲畜,吃同类,这不奇怪,主要还是取决于你能不能接受你看到的画面。

    苏乐心理一向强悍,上辈子对于各种恐怖血腥片他都是来者不拒,再加上提前有心理准备,所以也只是稍微反胃了一下。

    他摆手闭上了工具房门关了灯,慢慢的把眼睛闭上。

    苏乐试探着将自己的精神力释放出去,他感觉周围的环境慢慢的在和他融为一体,自己的想法可以操纵这里的一切事物,任意扭曲此处的物理法则!

    他现在只能理解精神力的基础使用方法念力,除此之外一概不知。

    他的精神力也很薄弱,除了支撑念力的使用之外也就只能当当雷达用。

    就这还是他花了十年的时间才掌握的。

    苏乐虽然闭着眼,但是这附近的一草一木,一针一线都在他脑海里绘制,比用眼睛看来的更加清晰,苏乐甚至能听到菜地里的虫鸣,电线里的电流声,还有隔壁的摇床娇喘声......

    这点着实让苏乐很烦恼。

    不过不影响,苏乐很快就调整好了心神,一寸一寸的用精神力扫描着房间的组织结构和墙壁上有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防御手段。

    大门口和院墙上确实有,在围墙顶上和门上都有一些透明的粘液,但是进了院子反而没了这些恶心的警戒措施,或许是因为刚刚出去太急的原因忘了布置。

    苏乐扫描了一下这个主房,除了上面有两个房间以外,厨房的灶台下面还有个密道,底下是个地下室。

    苏乐一边分出一些精神监视着门口,谨防有人突然回来,另一边视角在精神力的带动下,苏乐顺着密道看到了地下室里的情景。

    一窝蜷缩起来的黑色异种!

    整个地下室铺满了稻草,横七竖八的摆放着几具还未啃食干净的尸体,血肉骨块散落一地!

    房间中间有四,五个人类婴儿大小的黑色异种幼体,全身长满了黑色的肉鳞和泛脓的肉芽!尾椎骨的位置也都有一截短短的小尾巴,已经变异成禽类的肉爪紧紧握着,挡在自己的脸前,幼小的躯体蜷缩着,闭着眼正在呓语。

    苏乐眼神一凛,沉默片刻后抬起手,在手环上按了一下后道:

    “它开始繁殖了。”

    过了一会儿,手环上传来一条讯息,苏乐点开一看。

    “全部清除!”

    苏乐默然,定了定心神走进房间里。

    沿着密道下去,走进了这个宽敞的地下室。

    他打开灯,昏暗的灯光把房间照的朦朦胧胧的。

    看着眼前这一窝正在熟睡的幼年期异种,苏乐眼角抽搐了一下。

    他把灯光熄灭,踩着地上柔软的稻草走到角落里,在一个半人高的汽油桶上坐下,随着黑暗降临苏乐也沉寂下来,等待猎物回来。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异种的细微呼吸声。

    过了大概半小时左右。

    苏乐听见外面有动静,沉重的脚步声和重物在地上被拖行的声音。

    门打开,苏乐借着密道里微弱的灯光能看到一个身高两米的怪物走了进来,身后还拖着一个人形生物,生死不明。

    这怪物弯腰进来后,随手把尸体往边上一扔,然后去门口把灯打开。

    昏黄的灯光再次亮起,但是在角落里的苏乐并没有被发现,一片阴影笼罩住了他。

    这怪物甩动了一下粗大的尾巴,由直立变为爬行,爬到中间那窝幼崽的边上嗅了嗅,又用猩红细长的舌头舔了舔,确认无恙后松了口气,然后转回头抓起刚刚拖进来的尸体开始啃食。

    它吃的很专注,呼吸粗重血肉横飞。

    苏乐根据外貌特征也确定了它就是自己此次的目标。、

    “林霄......”

    苏乐的声音突然从阴影处传出,语气低沉且沙哑。

    正在大快朵颐的怪物听到声音整个身体僵了一下,然后飞快的转过身寻找声音的来源,铜铃般的牛眼死死的盯着阴影中苏乐的脸!

    “你......你是谁!”

    林霄张开血盆大口努力地说道,明明就这么两个音节,它却努力了很久才说出来,声音非常难听,像是声带撕裂后嘴里含着沙子硬挤出来的。

    苏乐看着它满嘴的腔牙,一层一层螺旋生长直至咽喉处,每一颗都弯曲着异常锋利!

    “看来还没完全腐化。”

    苏乐歪着头冷漠的看着他:“还知道自己是谁。”

    “你,你是第六区的人?”

    林霄努力地吐出这几个音节,它神情非常紧张,两根巨大的獠牙不断往下滴着腥臭的唾液,两条粗壮的巨腿也崩的紧紧的,像*功一样一副随时都会冲上来的样子。

    苏乐点点头,等待它的反应。

    “吼!”

    林霄突然怒吼一声,强壮的躯体突然涨大!很快便撑裂了身上本就不堪的衣服,然后就在苏乐以为它要发难的时候,它却转头朝门冲去!

    逃跑了!

    苏乐怜悯地看着疯狂逃窜的林霄摇了摇头。

    他心念一动,手指对着密道出口轻轻横着划了一下。

    林霄迈动着壮硕的四肢疯狂刨动,面对第六区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跑,他们敢派人来杀你,那就有绝对的把握能杀掉你!

    就在它快冲出密道的时候,突然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硬生生的阻断了它的步伐,撞得它的头生疼,它摸了摸,是一层看不见但摸得到的墙壁,堵在了密道出口的地方!

    “吼!”

    它像发了疯一样的开始拍打攻击着这层墙壁,但效果不是很好,墙壁纹丝不动。

    正在林霄疯狂攻击这堵封住它活路的墙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抓住了后腿,一股它根本无法抵抗的力量正一点一点的把它拖回地下室里!

    苏乐看着被强行拖回来趴在地上疯狂挣扎的林霄,眼神中不带丝毫感情。

    “跑什么跑......”

    苏乐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取出一根放在嘴里,伸手又在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一个打火机把烟点燃。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雾袅绕间他又缓缓吐出去,淡漠道:

    “最后,还不是要面对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