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五章 精神系裂能者免费阅读

第五章 精神系裂能者
    这是地球上的每一个幸存者城市的位置坐标,灾难发生后,权利也重新洗牌,联合国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全球议会和许多大大小小的联邦国,苏乐所在的地区叫羊城,隶属于南烬联邦国管辖。

    模型慢慢转动到东亚,许多金色小点摇曳生辉,它选择了靠近南部的一个小点,缓缓拉近镜头。

    小点一点一点扩大,逐渐变成一片地区的地貌,山川河流,黑土荒漠一目了然。

    慢慢摈弃了荒无人烟的广袤黑土后,终于锁定了羊城的位置。

    鸟瞰下去,城池全貌尽收眼底,悬浮云端的浮岛,环绕的绕城,下方巍峨厚重的城墙,事无巨细一览无遗!

    苏乐看着她饶有兴趣的摆弄着智仪,沉默片刻说道:

    “你们把我叫到这里来是......”

    白倩兰听他终于开口,转回头看着他,笑着点点头:“是有事情需要你做。”

    “这里就是那什么研究院?”

    “对!”白倩兰笑着介绍道:“克尔米亚研究院原本是国鑫大学的研究机构,后来被我们征用了。”

    苏乐点点头,踌躇一下后道:

    “什么事?”

    白倩兰走到桌后优雅的坐下,笑吟吟地撑着头审视着苏乐:“你很有觉悟嘛,看起来是有心理准备。”

    苏乐揉揉头发笑了笑:“放一个裂能者自由?你们不是傻子,我也不是。”

    白倩兰玩味一笑,没有回答他这个想法。

    “需要你去清理一个异种。”

    白倩兰在智仪上按了一下,对着人工智能吩咐道:

    “调出c八八二七的资料!”

    很快,智仪就投影出来一个“人”。

    苏乐看着投影里的“人”,看上去像个人,但苏乐实在叫不出口。

    整个人呈一种诡异的扭曲姿态,脊椎完全弯曲成了爬行动物一般,整个人匍匐在地上,背部不自然的凸起像一座拱桥。

    稀疏凌乱的头发下是一张令人可憎的脸,嘴角裂至耳根处,两根锋利弯曲的獠牙直抵下颚。

    尾椎骨处还有一根光滑粗大的黑色巨尾,足有半米多长!手和脚也演化成了禽类的爪,*出的皮肤上长满了令人作呕的肉鳞!

    也就只剩下那点人类的面部特征,还能勉强让人认出来这是个什么物种。

    “这个人叫林霄。”白倩兰轻轻理了一下耳边的秀发,指着投影里的人介绍道。

    “他原本是我们研究院的一个研究员,在一次实验中错误的使用了潮气精华和基因药物,导致他并没有成功升华,反而被潮气腐化,变成了这个状态。”

    “几个月前他从第六区的监室里逃了出去,经过这几个月的追查,我们已经掌握了他的藏身之地,现在需要你去把他处理了。”

    “你们......”苏乐顿了一下:“应该不需要我吧,能告诉我原因吗?”

    白倩兰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和煦。

    苏乐默然低下头,沉默片刻后抬头问道:

    “可我不想去。”

    白倩兰歪头笑问:“为什么?”

    “我不想这样,我宁愿做一个底民。”苏乐淡淡道,他在监狱里呆了十年,他更渴望自由。

    白倩兰嘴角勾勒出一道危险的弧度:

    “首先,我们升华你的目的不是让你去下城做个底民干苦力活的。”

    “其次......”

    她极具肉感的小脚勾着似刀锋般锋利的高跟鞋一下一下晃悠着。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我也不是在和你商量。”

    白倩兰语速轻缓的说道,笑语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苏乐想到了后颈里的东西,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眼神中露出一丝不甘和微不可查的怒火。

    “我知道了。”苏乐应道。

    白倩兰点点头。

    “等会儿会有人带你去换衣服交接手续,给你准备你需要的工具,然后告诉你地点和时间。”

    “别阴沟里翻了船,把自己淹死了。”

    白倩兰听他说完后嘱咐了他两句,然后很干脆地站了起来,摇曳生姿地走了出去,留给苏乐一阵高跟鞋踩地的咯哒声。

    ......

    赤木区,克尔米亚研究院会议室

    白倩兰推门走进去,瞬间四五道目光射在她的脸上。

    “哟,都在呢?”

    她笑了笑走过去,在银色会议桌旁优雅的坐下来。

    对面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紧紧盯着她的脸,他身着黑色紧身战斗服一脸横肉,钢针似的短发根根耸立。

    “这就是你强烈推荐的人?”

    男子声如雷鸣,低沉严肃的问道。

    白倩兰笑眯眯地点点头。

    “可是我到现在都看不出来你所谓的精神系裂能的优点在哪里。”旁边一个头发花白的军装老者捋须说道:“你给他的排级是a级?”

    “而且他在训练场的成绩也很差,几乎没有赢过,也就是对基因药物和潮气精华的吸收效果很好,这点值得研究。”

    斜对面一个保养极好的美妇附和道,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白倩兰端起桌子上的水杯捧在手里呷了一口,舔了舔丰润红唇上的晶莹道:

    “所以,你们想说什么?”

    “我们觉得他没有能力完成这个任务,也没有能力接替五队控场的任务!”

    “他不配a级的评级!”

    发如钢针的男子闷声说道,看着会议桌上的苏乐投影一脸不屑。

    “还是说......”美妇目光灼灼的盯着白倩兰问道:

    “你觉得十年前的那个东西就在他身上?”

    白倩兰倚在靠椅上环视了一圈,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突然,她看到了会议桌末尾处一直没说话的一个女人。

    整齐的短发,和钢针发男子制式相同的黑色紧身战斗服,一张白皙娇嫩的小脸上五官很完美,但原本明媚的大眼却散发着危险的寒光,给人一种非常冷且异常锋利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蜻蜓,你也发表一下意见呗。”

    白倩兰看着沉默的女人,和蔼的笑问道。

    女人抱着平板智仪一直在看苏乐的训练场战斗记录,听到白倩兰的声音她才转过头。

    她摇了摇头,然后继续转头去看战斗录像。

    白倩兰满意地笑了:

    “人家正主都没意见,你们几个老油条就别那么多牢骚了,如果他没完成任务,林霄也跑不掉的,不过是个还未完全腐化的半成品而已。如果完成了,那就皆大欢喜呗。”

    几人沉默。

    “你要不要赌点什么?”白倩兰看着对面的男子笑道。

    “你就这么肯定他能胜任?”男子反问道。

    白倩兰双手捧着水杯怔怔地看着苏乐的投影,脸上的笑容神秘且自信:

    “谁知道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