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夜边缘, 第三章 打工人免费阅读

第三章 打工人
    翌日

    苏乐从床上起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撕开了浓黑的乌云,洒在了地面上。

    他走到窗边看着天上那个看上去有些别扭的太阳,虽然大小和正常的太阳无异,但这其实是个高仿。

    八十年前黑潮不仅侵蚀了大地,同样污染了天空,在散逸层之上又形成了一个外层,污浊的墨色包围了这颗原本蔚蓝色的星球,同样也挡住太阳光。

    影响很大,原本幸存的人类数量再一次锐减,但好在精英科学家都被各个政府保存了下来。

    全球议会最后弄了几个人造太阳上去,这才堪堪挡住颓势。

    苏乐洗漱完之后走回床边思考自己的下一步,自己这个身份那些人肯定不会放过他,但是现在也没什么办法,脖子里的那个芯片控制着他的命脉。

    走一步看一步吧!

    苏乐叹了口气,他抬眼看了一下房间里的镜子,从出狱后自己的精神稍微好了些,有种下课休息十分钟的感觉。

    他左右看了看,稍微犹豫了一下,从抽屉里又取出那本相册,快速翻动后在最后一页里找到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辛苦劳作的老头儿,正是他的爷爷。

    老头背着个小孩儿,小时候的苏乐看上去很可爱,画面也很温馨,但重点不在这里,苏乐的目光始终盯在小孩手中的球形玩具上。

    圆圆的红色小球并没有什么特殊,一个很普通的玩具罢了,但苏乐看见这个东西嘴角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

    “你再等等......”

    他喃喃自语道。

    说罢他就把相册放回了原处。

    而在他把相册合上的一瞬间,那张照片发生了一个非常诡异的事。

    照片里的红色小球居然从小苏乐手中掉到了地上!而原本握着小球的手在小球掉落了之后还在举着,看上去像是在和人打招呼!

    照片中的世界没有一丝违和感......

    苏乐走到厅里打开修好的电视,周围虽然被她整理过但还是隐约弥漫着一股尘土味。

    苏乐坐到破破烂烂的沙发上,打开老式的液晶电视翻看。

    听说绕城人现在看的都是ar,只有下城人才看液晶电视这种被淘汰很久的东西。

    电视上的一个频道吸引了他的注意,是个招聘广告节目。

    苏乐出狱之后只有监狱发的一千鲁索救助金,这是灾后全球议会发行的统一货币。

    一千鲁索大概只够他省吃俭用一个多月的,他还是需要自己想办法赚钱。

    其实凭他的能力,想搞钱实在不要太容易,但是脖子里的东西限制了他的行动,你干什么都被人家监视着。

    想到此处苏乐不禁一阵心痛,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啊!

    没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找工作,他看着电视上来回滚动播放的各式各样的招聘广告,一时间有些犹豫。

    “空港码头抗货。”

    “工厂流水线员工。”

    “原油采集。”

    ......

    大多数都是流水线工作,下城最多的还是工厂,庞大的工业体系支撑着这个污秽的城市。

    但下城也并不是只有穷人,有些地方还是住着富户的,也有许多公司需要职员。

    但苏乐考虑了一下自身的条件和落后八十年的学识,还是不打算去人家那里献丑。

    “月薪两万鲁索,待遇优厚......”

    苏乐忽然看到了这么一条信息,这是他看见最高的工资了,他连忙打起精神坐直身体往后继续看。

    “求取强壮男性基因,每月十次,有意者面谈!”

    苏乐沉默了,他默默看了一眼自己的胯下,很自然的跳过了这条信息,权当无事发生。

    开玩笑,一个月十次?你当我种马吗?

    他又看了一阵信息,实在没什么合适的,毕竟自己是一个落后了八十年的老男人了,跟上社会的步伐很需要努力,即便是继承了这副身体的记忆,可原来的苏乐也特么在号子里蹲了十年啊。

    他忽然能理解美丽国的那位翘臀队长当时的感受了。

    无助,无知,还有对一切的好奇。

    他觉得有些饿,于是关了电视走出家门,刚出门便看到门口居然聚集着许多人。

    一群老头老太太也有年轻人,正围着他家门指指点点,应该是十年都没人住现在突然住进来一个人,他们有些诧异。

    苏乐刚一出门,众人的目光就聚集到了他的身上,一些老头老太太认出了他,他们和身边不认识他的人嘀咕了一下,众人紧接着面色一变,然后迅速散开。

    当年和他在一起的小孩儿全死了,只剩下了他一个活口,消失了十年之后再回来,这些老街坊们没理由不恐惧。

    苏乐尴尬笑了笑,挠了挠头,他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也没有主动上去和他们打招呼,说实话这么多年过去很多人他都不认识了,偶尔能认出一个但对他的态度也是变化很大,好像个瘟神似的躲着他,看着他的眼神中多是畏惧。

    苏乐没有搭理他们,锁好了自己的房门后走出巷子,来到最近的一家小超市里买了些吃的东西,付款的时候,超市的收银员在看到他右臂上的那一串烙印后眼神中忽然浮现出厌恶的目光。

    蹲过监狱的人右臂上都会被刻下烙印,要不去做整容,要不就带一辈子。

    苏乐面无表情的把原本撸上去的衣袖往下扯了扯,遮盖住了烙印,然后点了几下左手手腕上戴着的银色手环,完成了支付。

    这个手环是六十年前科技大爆炸时期的产物,现在基本人手一个,彻底取代了手机,除了日常的通讯功能之外你的信息资料甚至货币数额都在里面,非常方便。

    这东西是他出狱的时候监狱发放的,苏乐在车厢里对着说明书研究了好久才学会怎么摆弄这玩意儿。

    苏乐支付完就提着东西离开了超市迅速返回家中。

    他拿起一个面包啃着,又打开了那个电视节目继续寻找合适的工作。

    看了几个招聘信息之后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自己这种刑满释放人员除了去当苦力以外基本没什么路可以走了。

    第二天苏乐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按照自己昨天记下来的几个地点一一询问过去,他先去了几家公司,但是无一例外,他被拒绝了,因为在背景信息这一栏里他过不了关。

    “刑满释放人员。”

    苏乐站在路边看着自己手环上投影出来的几个字,仰天长叹一声。

    他苏乐居然也有一天成了牢狱之徒,真是讽刺。

    他看着身后公司吐了口口水,愤愤道: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说罢就往下一个地点走去,看这个地点,应该是个工厂。

    ......

    “一个月八千,一天十二个小时,干不干?”

    宽敞的厂房里无数流水线好像一条条银龙般盘踞,许多身穿银色*的工人在流水线边工作,

    苏乐正在和一个带着口罩的中年男子交流。

    苏乐连忙点点头,这是他转了一大圈后能找到的工资最高的工作了。

    见他同意男人便挥了挥手让人带他去换衣服,即来即上,直接上手工作。

    苏乐身穿白色无尘服坐在流水线边,周围都是和他同样打扮的员工。

    这是个材料加工厂,从早到晚十二个小时工作,苏乐并没有觉得累,和在监狱里相比他觉得这种生活很轻松,甚至还有些充实。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很快就过了半个月,周围的人都很麻木,没什么人和他聊天,这也让他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自己和自己聊。

    “五月二十一日,晴,今天正常工作,没什么特别,吃的不错,喝的还行。”

    “五月二十二日,晴,今天老王说他被绿了,我让他多吃点青菜,他好像不太高兴。”

    “五月二十三日,晴,今天胃疼,上次是谁给我说成为裂能者之后不会生病的?”

    ......

    “六月二十日,阴,今天厂里来了个新小妹,那身材,啧啧啧......”

    “六月二十一日,阴,今天又来一个!”

    “六月二十二日,阴,厂妹厂妹,漂亮的妹妹!”

    这个月苏乐拿了八千多鲁索,他给家里换了些家具,让这个小房子里多出了几分温馨的味道。

    他也并没有全身心的沉浸在这种祥和的氛围里,他在等,等那迟早会来的一天。

    现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不过是从监狱出来后的社会性观察罢了。

    ......

    六月的最后一天,苏乐从床上爬起来日常收拾起居,正在刷牙的时候,手上的银色手环忽然亮了!

    从他出狱以来从来没有人给他发过消息,这还是第一条。

    苏乐好像猜到了什么,他在手环上操作了一下,一个由蓝色网格组成的半人高虚拟女性被投影出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苏乐看着眼前这半人高的女性智能投影,静静等她开口。

    “苏乐先生,请立刻前往赤木区克尔米亚研究院报道!”

    人工智能机械化的声音传出,不带一丝感情。

    苏乐含着牙刷咧了咧嘴:

    “终于来了啊......”
为您推荐